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 - 首 頁 > 資訊中心 > 業界資訊
 

【期貨期權】風險管理公司業務駛入藍海

來源:期貨日報    訪問次數:    發布時間:2019-08-30

    近年來,期貨風險管理公司業務規模呈幾何倍數增長,2018年全年業務總收入達1132.46億元。在期貨經紀業務遭遇瓶頸的情況下,風險管理公司業務化身期貨公司的“轉型舵手”,成為行業新的“金牌”業務和部分公司營業收入大幅增長的來源。
    行業的蓬勃發展引起了銀行、券商等金融機構的關注,也逐漸得到他們的認可。同時,行業整體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不斷提升,精準扶貧、精準服務、深入產業鏈。但是,對于風險管理公司業務發展情況和業務模式,尤其是金融衍生品與大宗商品現貨結合的業務,許多機構依然感到有些“神秘”。
    去年年底以來,風險管理公司出現一波“增資潮”,資金實力大幅提升使其展業的基礎更加牢固。不少公司高管對期貨日報記者表示,實體經濟對風險管理的需求與日俱增,風險管理公司目前還處于發展初期,剛剛駛入實體經濟這片藍海,未來還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A摸著石頭過河 逐漸做出業務特色
    目前,共有79家風險管理公司在中期協備案風險管理試點業務,許多公司都已走出了自己的特色道路,但回首公司成立之初的兩三年,一些行業人士也不禁半開玩笑地慨嘆:“誰的青春不迷茫。”
    據了解,從2017年下半年起,中信期貨加大力度推進風險管理業務,將風險管理公司中證資本更名為中信中證資本,組建新的管理團隊,引進新的業務團隊,風險管理公司注冊資本金也從2億元增加至5億元。今年一季度,中信中證資本更是收購中信寰球商貿,將基差貿易和倉單服務業務整合其中,中信中證資本原有主體則主要開展場外衍生品、做市業務和合作套保業務。
    “2018年我們的基差交易、倉單服務、場內做市和場外衍生品業務均有大幅度的增長,今年以來業務仍保持較快增長,飛速的成長得益于行業的發展機遇。”中信中證資本總經理王小果表示,期貨公司傳統的經紀業務出現了瓶頸,風險管理公司業務等創新業務成為轉型發展的方向。期貨公司的高度重視和支持,給風險管理公司提供了重要的發展機遇。
    “現在我們正站在風口上,抓住這波機會,切實提升自身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這樣風停的時候也不會落下來了。”王小果滿懷信心地表示。
    東證潤和是東證期貨全資風險管理公司,目前注冊資金達到10億元,公司期現業務占比75%,做市和期權業務占比25%。東證潤和總經理夏長遠表示,他們能取得較好的成績,與股東方的布局和支持密不可分。
    談及公司成立后走的“第一步”為什么是與鋼材相關的倉單業務,夏長遠表示,公司成立初期首先要走得穩,就要從比較熟悉的品種市場入手。要長遠發展,在一定階段內需要有一個核心的盈利業務作為支撐,形成一定的業務模式。在此基礎上,逐步布局業務多元化發展,降低公司業務的風險集中度。
    他還介紹,現在基差業務無論是投入還是收入,在公司業務中的占比都較大。對于做市業務和場外期權業務,公司也根據業務整體發展情況逐步布局,后期也會相應地加大投入,包括人員的招聘擴充等。
    格林大華資本2014年下半年成立,剛開始與潛在客戶不斷接觸、交流,熟悉產業,與客戶相互了解。經過兩年的“蟄伏”,公司在業務資源和團隊等方面有了一定的沉淀,在多次小筆業務嘗試中積累了必要的經驗。如今,格林大華資本在行業內利潤排名前五,形成了以期現結合和場外衍生品為核心業務的布局。
    “業務開展的過程,其實是我們和客戶共同成長的過程。在了解產業痛點并為產業企業謀劃服務方案時,我們跟隨企業需求的延伸,也逐步打通了產業的上下游。我們根據客戶需求提供相關品種的合作套保、現貨購銷、場外衍生品定制等服務,公司內部業務模式在實踐中得到檢驗,逐步穩定成形,團隊也在不斷的挑戰中得到成長。”格林大華資本總經理鄭武軍對期貨日報記者表示,在業務發展初期應有一個更為集中、明確的目標,從一個品種入手,逐漸進入產業鏈產、供、銷等每個環節,在業務上形成一個完整、堅實的生態鏈條。
    據記者了解,魯證經貿自成立以來,場外與期現業務雙線并進,盈利能力不斷增強,利潤結構持續調整穩固。這得益于公司自身風控能力的持續提升、對人才引進和培養的重視。
    “目前公司主要業務包括倉單服務、基差交易、場外業務和做市業務。除了做市業務外,其他業務都是直接面對實體企業,包括生產、貿易和消費企業。”魯證經貿總經理秦小海介紹,公司的發展路徑是先打磨模式,再逐步復制,成熟一套模式復制一個產業。他表示,魯證經貿輸出的是風險管理服務和技術,當前要做的工作是圍繞目標加強團隊建設,提高自身的各種能力,打牢基礎。萬事俱備后,實現持續盈利自然水到渠成。2018年,魯證經貿利潤約占期貨公司總利潤的四分之一。
    B謀求多元發展  打造服務實體支點
    在近幾年的發展過程中,風險管理公司服務實體經濟的相關業務逐步走向精細化和多樣化。在服務模式上,從單一的倉單服務轉向基差交易、場外期權、“保險+期貨”等多種模式并舉;在服務內容上,從提供單純資金融通轉向定價服務、套保服務等一攬子風險管理。這在給客戶更多選擇的同時,也使服務和產品更具針對性,更符合實體經濟的具體需求。
    “保險+期貨”連續3年被寫進中央一號文件,已經在全國12個省(市、自治區)服務精準扶貧,同時也推動了期權業務的發展,為實體經濟保“價”護航。服務還可以進一步創新,通過遠期報價、基差點價、長約鎖價、含權貿易等方式,探索幫助實體企業爭取定價權、對沖價格風險的新模式。
    “去年我們做了十幾個‘保險+期貨’項目,覆蓋了從東北到西北、從海南到云南的多個地區,品種包括玉米、大豆、雞蛋、棉花、白糖、橡膠以及蘋果等。‘保險+期貨’模式一直是我們服務實體經濟、履行社會責任的重要方式。”王小果說,不僅如此,風險管理公司給企業也提供了更為直接的風險管理服務平臺,尤其是一些不具備相關業務團隊的企業現在也逐漸受益。
    中信中證資本也曾為不少民營企業提供服務。王小果介紹,他們曾為電纜企業設計風險管理方案,一方面提供一個長期有效的衍生品鎖定上游原材料的采購價格,另一方面又通過靈活的滾動操作,為企業的產品銷售進行保值。
    “一個建筑項目屬于短期工程,可能一兩年就結束了,很難建立套保團隊做建材套保。我們做一些合作套保,發揮對大宗商品比較熟悉、產品設計能力和操作能力較強的優勢,充分滿足了企業需求。”王小果說。
    中小企業通常面臨著融資難問題,沒有充裕的資金和風險管理能力,就很難擴大業務形成規模效應,企業抗風險能力差,產品和原料市場價格出現大幅波動時,企業經營難以穩定。在行業不景氣及價格大幅波動的年份,企業資金周轉困難甚至資金鏈斷裂。夏長遠告訴記者,新疆部分中小涉棉企業就面臨類似的問題。例如,軋花廠收購籽棉加工成皮棉的過程,會面臨皮棉價格下跌導致加工利潤壓縮甚至虧損的風險,此外還面臨籽棉收購資金不足、皮棉銷售渠道有限、套保占用資金過多等問題。
    風險管理公司提供的基差貿易模式,使軋花廠可以提前鎖定皮棉銷售價格并回收部分貨款,同時大大減輕了皮棉銷售壓力。東證潤和在購入皮棉的同時利用期貨市場事先鎖定了基差,對沖了接貨后皮棉價格下跌的風險,后期既可以選擇在基差理想的情況下賣現貨平期貨,也可以持有至到期交割。
    “我們從倉單融資、代理套保、聯合套保、基差交易等方面服務棉花企業,為企業提供資金、人才、專業方案的支持,并成為產業的一部分,做好‘后勤工作’,讓企業可以專注于生產。”夏長遠表示,目前行業推出的基差點價、訂單農業、“合作社+軋花廠+期貨”等多種模式,都已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風險管理公司作為穩定可靠的供應鏈服務商,受到了新疆棉企的廣泛好評。
    格林大華資本副總經理李冉表示,山西是煤焦大省,格林大華資本計劃在原先較為成熟的業務基礎上,逐步布局黑色品種相關產業,運用自身優勢為山西企業提供精準化服務。目前他們已經成立黑色系相關團隊,開始服務當地一些重點企業。
    除此以外,格林大華資本還與山西煤炭企業成立混合制的合資公司,通過融入產業鏈條,更快、更深入地了解產業情況。同時,公司也可以借助實體企業在市場中多年的資源積累,更好地服務產業客戶。
    C實現高速發展  面臨諸多挑戰
    隨著業務模式逐步清晰,業務規模穩步發展,風險管理公司作為服務實體經濟的橋梁和期貨公司營收的重要增量,其資本需求與日俱增。
    據了解,從去年年底到今年上半年,多家券商向期貨子公司增資,支持風險管理公司業務發展。據中期協統計,截至今年6月,風險管理公司注冊資本為221.38億元,同比增長34%;實收資本為209.72億元,同比增長41%。
    “前期密集增資使風險管理公司總體實力明顯提升,部分公司近幾年積累了豐富的人才儲備。”銀河德睿資本總經理董競博表示,這有利于風險管理公司服務實體經濟能力的提升,進而助推業務規模進一步擴張。數據顯示,從今年一季度末開始,風險管理公司經營情況出現較為明顯的改善,各月實現盈利的公司數量增加。截至6月末,風險管理公司今年累計凈利潤4.42億元,同比增長126%。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風險管理公司上半年整體凈利潤同比增加,業務收入繼續快速增長,但是部分公司凈利潤增速反而略有下滑。從6月數據看,風險管理公司業務收入149.22億元,同比增長87%;當月凈利潤為0.81億元,同比減少42%。據期貨日報記者了解,這與今年的市場環境和行業所處的發展階段有很大關系。
    期現業務、場外業務與做市業務中,基差交易與場外期權相關業務是多數風險管理公司利潤的主要來源,其中基差交易業務利潤在行業總利潤中占比較大。
    2018年,部分期貨品種多次出現無風險套利機會。“隨著機構投資者的增加,市場行為逐步趨于理性和成熟,現在的市場沒有那么容易賺錢了。”行業人士表示,風險管理公司如果參考去年的情況制定今年的業績指標,即便是行業頭部公司,也會略有壓力。而且在增資之后,期貨公司的壓力隨之增加,也需要風險管理公司交出更好的成績。
    “具體看各業務板塊,基差交易業務因為更多資金的進入,期現結合越來越緊密,交易空間就會受到一定的壓縮,包括倉單業務收益等。”秦小海告訴記者,但從2019年上半年來看,期貨市場正快速向風險管理市場轉型,市場潛在機會仍然巨大。期權等衍生品工具得到了更多的青睞,產業客戶對風險管理業務的需求持續增長。當前的業務推進對風險管理公司的研究、產品設計和風控能力等提出了越來越高的要求。
    從行業整體來看,近幾年場外衍生品業務一直是增速最快的業務板塊,但是高速發展也意味著行業競爭日益激烈。董競博表示,在當前國內對沖渠道和市場接受度尚未完全打開的情況下,行業競爭加劇同樣會壓縮業務利潤空間。
    實際上,較之前兩年的爆發式增長,今年上半年風險管理公司場外衍生品業務總體增速已經出現放緩態勢。近期有風險管理公司遭遇場外衍生品業務對手方違約,一方面,風險管理公司將進一步提高風控要求,一定程度上會提高內部業務風控合規等成本;另一方面,由于該事件被部分媒體夸大,相關業務開展受到很大影響。行業人士預計,部分對場外衍生品不夠了解的潛在客戶可能會因此在該業務上止步不前。
    對于做市業務,董競博認為,實現盈利除了對團隊專業水平要求較高外,與市場整體流動性有很大關系。相比于國外成熟市場,國內期權品種上市時間較短,仍在成長初期。現階段的流動性水平會限制做市業務當前的盈利能力,但隨著國內期貨市場的發展,將會有更多品種推出,市場容量也會提升,提前布局、鞏固做市業務,有利于未來更好地實現規模效應及業務之間的協同效應。
    無論是期現市場還是場外市場,業務增長點并不少,但是要深挖客戶需求、拓展潛在業務空間、需要時間積淀。董競博表示,無論是專注部分品種板塊,還是精于某些業務模式,要實現業務之間的協同效應,除了要深入產業鏈、了解產業企業痛點外,風險管理公司自身服務能力也要與之匹配,這些都需要長期投入。
    “作為企業,盈利能力是主要考核指標,但我們更關注的是持續穩定盈利能力,涉及到對行業、對市場的判斷,需要公司有更加長遠的規劃和寬容度。”秦小海介紹,比如做市業務暫時不能實現全口徑盈利,但考慮到該業務的發展潛力和公司業務多元化前景,會調整考核指標,注重對長期目標的考核。
    D解決“成長煩惱”  未來擁有廣闊空間
    自2013年以來,風險管理公司業務在探索中快速推進,很多公司已經探索出了適合自身情況的道路。部分業務規模與利潤的迅速擴張,使市場對行業形成很高的關注度。不可否認,當前階段風險管理公司業務流程確實存在一定漏洞,一些項目出現虧損,但行業整體還是在穩步發展、逐漸完善。
    “風險管理公司的發展情況其實符合各個行業的發展規律。”夏長遠表示,任何行業在起步階段和發展過程中,都會面臨各種各樣的“成長煩惱”。在他看來,隨著業務經驗的積累,風險管理公司在大宗商品市場和產業服務方面的優勢會越來越明顯。
    實際上,風險管理公司業務屬于“非牌照業務”,市場競爭比傳統期貨經紀業務更加充分。與現貨貿易商相比,風險管理公司成立時間較短,現貨貿易商在產業上下游資源、倉儲物流、業務團隊等方面已經有了長期積累,而風險管理公司在大宗商品現貨市場根基尚不夠深,無論是資本金、人才還是產業鏈資源儲備,與現貨貿易商都有一定的差距。同時,風險管理公司在業務合規等方面也面臨較高的要求。
    “和現貨商不同,作為金融體系中的一員,風險管理公司最終要實現商品現貨市場與金融的有機結合。”在鄭武軍看來,除了要實現盈利,風險管理公司還肩負著建立良性的產業生態圈、推動資本市場多元化發展的使命。
    他還表示,現在風險管理公司嚴格管控風險,業務推進較現貨企業更為規范、嚴謹,雖然短期看與現貨貿易企業發展有較大的差距,但總體有利于行業打下更為堅實的基礎,實現長遠發展。“風險管理公司作為目前國內資本市場最完善的跨界力量,我們對行業未來有信心。”
    “打造核心競爭力離不開一個最根本的原則,就是服務實體經濟、服務產業客戶的能力,只有這個能力提高了,才有具備市場競爭的能力。”秦小海認為,未來公司的收入結構中,服務收入將占較大比例。服務實體經濟,風險管理公司最大的優勢在于其專業金融背景。“我們應該利用好行業信用背景和金融產品設計優勢,與實體企業深度結合,以金融服務為內核,發揮好自身長處。”
    他介紹,魯證經貿近兩年將著重提高對產業的研究能力、金融產品和企業需求的產融結合深度,以及自身產品設計和風險控制水平。同時,處理好當前與遠期收益的平衡,持續完善團隊建設。
    此外,在資金來源、發展平臺和服務手段上,風險管理公司未來在大宗商品市場也會有更明顯的優勢。夏長遠補充說,“雖然現在很多公司業務團隊有期現和衍生品的劃分,但在未來業務形成規模的基礎上,協同效應增強,風險管理公司期現業務和衍生品業務更多的是‘組合拳’。多元化、綜合性的產品結構不僅有更好的持續性,也會有更好的抗風險能力。”
 
天天计划客户端